rss 推荐阅读 wap

369信息网_分类信息网_城市生活综合门户网站!

热门关键词:  as  xxx  云南    自驾游
首页 新闻聚焦 城市报道 理财投资 休闲娱乐 行业热点 购物消费 旅游资讯 科技创新 商务营销 微商创业

“拆违致死”凸显背后利益链

发布时间:2018-11-09 06:01:18 已有: 人阅读

  众人眼中的一个老实人,在局的“低调”处理下,带着“因公牺牲”荣誉证书走了。但他所属的支队则陷入种种是非争议中。面对这些,支队保持缄默。而缺乏权力约束、监管不力,在许多人眼里,更多缘于制度的缺失。

  上饶市北门大队司机胡滨前往信州区北门乡沽塘村长塘村小组拆违时,被倒塌的墙面砸伤,之后送至医院被宣告抢救无效。

  办公楼三楼楼梯转角处的执法监督岗公示栏上,执法人员的照片密布着,两个空白位置在群像中则显得有些惹眼,对应着的人分别是前灵溪大队副大队长周潮、北门大队队员胡滨。

  空白所透露的信息仿佛是——两人已调离了支队,了解内情的人则都知道,周潮已被判刑,而胡滨已离世,且其中一个空白就产生在今年6月29日。

  那天下午3点多,身为上饶市北门大队司机的胡滨在信州区北门乡沽塘村长塘村小组拆(除)违(章建筑)时,被倒塌的墙面砸伤,后送医院不治身亡。

  7月28日,沽塘村长塘小组少见人迹,随处可见加层的房屋和一幢幢见缝插针建起的框架式建筑,近前发现,其工程粗糙让人提心吊胆。一栋四层建筑就在脚手架的支撑下,以歪斜的姿态静立了几年。

  村前一隅有栋三层的楼房,房屋右侧是加建至二层的坍塌墙面以及屋前掉落的一堆碎砖块。一个月前,就是随着这堵墙面的轰然倒塌,胡滨的生命戛然而止。多名当时在场围观的村民对这一幕惊险景象记忆犹新。

  违建户小林描述事发经过时称:当天下午3点多,一辆喷有字样的面包车驶到屋前,停下后从车上下来9名队员,胡滨也在其中。

  爬上已加建至二层准备封顶的违(章)建(筑),制止了正在干活的泥工和木工,随后就有四人抡起大锤砸向墙面,另有5人则在拆除木工做的封顶木板。

  小林说,这些都是当时做工的泥工和木工转述给他的,事发时他在上班。而之前他对当天拆违毫不知情,因为并未下达拆违通知书。

  “不花点钱,房子是不可能建起来的。”知情人说这是多数村民都熟稔的规则。“跟随在这句话背后的是一个违建行情价目表。”

  然而吊诡的是,一个同事眼里的好人,拆违被砸死,并没有得到大家的同情,反而引发了诸多的争议,他所属的上饶市支队也陷入了是是非非。

  就在小林家后面,一处仅十来米纵深的地块上,垒砌了三栋建筑,两栋狭长的房子,只是一个框架,两侧是简陋的墙体,其中一栋住了人,简陋得没有楼梯,靠木头梯子上楼。

  “不花点钱,房子是不可能建起来的。”知情人说这是多数村民都熟稔的规则。“跟随在这句话背后的是一个‘违建行情价目表’:新建100平方米左右一层的房子,5000元~10000元,加建则3000元~8000元不等。”

  多名知情人士称,完成“交易”有多种渠道:经熟人牵线,部分钱被队里的一些临时工收走,还有的则将“费用”核算进成本交给房屋承建人代收、或由村委会代收等,一些牵线搭桥的人甚至以此为职业。

  这个说法,东瓦窑村村主任龚亨树则强调,对于无房户建房,村里只是出面帮他们到那去说说好话。

  而由有关系的承建人代建,对于违建户来说,显然更省事。只要按照多少钱一平方米给他们,他们不但可以把房子建起来,还会帮你把各种关系摆平。

  上饶电视台一位记者称,这类代建小广告,曾贴满过很多地方,且会保证,“拆迁时一定能得到补偿”。

  房屋拆迁补偿,没有手续的每平方米也有千元。一些经不住的队员,甚至会亲自参与到违章搭建中去,谋求更大的利益。

  违章搭建,跟风搭建,近几年在上饶市屡禁不绝,尤其是地处城乡接合部的村、郭门村、沽塘村、龙潭村、灵溪村等。

  对于类似建筑的定性,上饶市城市规划局工程科徐科长称,自1998年年底起,上饶就冻结了城市规划区内的私人建房审批许可,包括农房建设的审批。目前能批的,也就是被鉴定为危房后,在原地原面积的修缮行为。而上述区域基本都在城市规划内,因此在建及已建的农房,基本上属于违章建筑。

  据了解,随着上饶市城区房价的普涨,房屋拆迁的补偿也水涨船高,一般有正规手续的房子,补偿价格高点,没有手续的也有千元每平方米。因此,在利益的催动下,为达到“以小搏大”的目的,寻求保护时,找熟人、托关系成了寻常手段。

  原灵溪大队副大队长周潮被立案侦查后,他与当地村干部合作,入股搭建违章建筑的行为随即被曝光,并因此获刑。执法监督岗上的一个空白由此而来。

  违章建筑泛滥首要原因是的拆违工具不先进,“我们请不起挖掘机,只能用简陋的工具去拆违,基本上靠手工”。

  对于饱受争议的执法问题,上饶市支队法制科科长徐文称,违章建筑泛滥首要原因是的拆违工具不先进,“我们请不起挖掘机,只能用简陋的工具去拆违,基本上靠手工”。其次则强调人手有限。更让徐文觉得冤屈的是,暴力抗法现在比较普遍,支队已有十几个人伤残,“快成残疾队了”。

  “这不是我们一个部门能完成的,其实第一控制人应该是乡村。若不给地给建房者,房子能建起来吗?”

  对于队员可能存在乱执法的问题,徐文称小范围拆违可由大队组织,大的行动才由政府组织。至于出事的这次拆违行动,通知文书都是开具了的。但记者要求查阅一下此次事件的拆违文书时,徐文予以拒绝。

  而北门大队一名副大队长称,对于发现在建的违章建筑,一般是直接拆除的。他特意强调,林某家的违章建筑发现的是现场,所以当即给以拆除。

  上饶市规划局徐科长称,去年9月,市里下文将监督执法权力全权委托给了局,“现在都是他们负责”。

  该局另一名工作人员称,靠监管不是办法,其实如果在拆迁补偿时,对于违建户不给以补偿,或也能起到遏制作用。

  知情人士称,由于缺乏相应的制约,导致部分队员为利益所动,沦为了保护伞。一旦保护伞多起来成了势,利益链条就形成了,并成为游戏规则支配违建户与一些管理者。

  但对于支队内部是否存在有人接受好处费暗中关照违建户的事情,徐文称“要拿出证据来”,一番诉苦后拒绝回答相关问题。支队一位副队长也断然否认背后存在利益交换的情况,强调周潮这样的事件只是他个人的行为。

  7月31日,上饶市局局长周立福接受新法制报记者电话采访时称,借执法敛财的情况他不敢说没有,但相信不是普遍现象。对于违章建筑泛滥背后的“价目表”,他称也听说过,但苦于查无实据,如果老百姓能举报,他们一定会全力查处。事实上,查处周潮也是希望起到震慑作用。

  对于违章建筑泛滥的情况,周立福称他最近也感觉到了。“曾有些领导给我打招呼,我都坚持原则说不能建就是不能建,但后来人家说,找你还不如找你下面的人。”

  只有支队墙上那个照片被取下后留下的空白位置,仿佛还在提醒世人,“空白”更多来自制度本身。

最火资讯

首页 | 新闻聚焦 | 城市报道 | 理财投资 | 休闲娱乐 | 行业热点 | 购物消费 | 旅游资讯 | 科技创新 | 商务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环球微信网 www.info369.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

电脑版 | wap